邪王宠妻狠强势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浮笙 本章: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anxinp2p.cn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三百五十五章看到了不该看的!

    “你干什么!粗鲁!”青尘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若不是身后有桌子接着他,怕就要摔在地上。

    白暮秋悻悻的回头看了眼内室紧闭的窗帘,垂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椅子“小冉在休息还是请您在这儿先坐一会儿吧。”

    臭丫头自己在屋子里就可以不穿衣服吗那穿的是什么东西,他怎么从来没在街上见过乌七八糟!不像话!

    白暮秋闭了闭眸子,将脑中不该想的事物全数去除。

    青尘大剌剌的往椅子上一坐,自来熟的倒起水来,连灌下去好几杯,才幽幽的开口道“凤离歌不在吗他不整日恨不得长在白冉身上吗今天不是他找我来的”

    左右看了看,屋内除了白暮秋及里面的白冉,似乎没有其他人,且屋内连点亮光都没有,着实有些奇怪。

    他方才进来前,顺便瞥了眼对面凤离歌的房间,似乎也不像有人的样子,门口向来不缺的侍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今日是我冒昧,请了青尘师父来”白暮秋站在屋内,眼光时不时藏着担忧看向里面。

    青尘细细观察白暮秋担忧的神情,感受到空气中凝重的气氛,忽的便觉得今日怕不是小事。

    顺着白暮秋的眼光往里敲了敲,青尘压低声音试探道“出什么事了吗”

    天知道他现在肝都在颤,若白冉真出了三长两短,凤离歌会不会把自己吊在青云阁屋檐上示众啊

    “今日小冉在学院里与端木旭就是那个被小冉和凤离歌搞下台的幻世国三皇子端木旭打了一架,小冉说端木旭似乎吃了什么丹药,实力高她许多。小冉抵抗不住,最后受了他一击,回来又是胸口痛又是吐血的,现在还在里面调息,我看那状态怕是连我们进门的声音都听不见。”白暮秋低着头,眼帘微垂,眉头紧蹙,显然压抑着内心的焦急。

    青尘闻言,眉心一跳,手扶着桌角,忍不住挺直脊背“吐血严重吗”

    她的印象里,只有白冉欺负别人的份,可从未敢想还有能将白冉打吐血的人物。

    白暮秋叹了口气,低低道“若不严重,我也不必连夜请您来了。”

    青尘闻言,立刻站起身,作势便要往里走去。

    白暮秋见势,侧身便挡住了青尘的去向。

    “青尘师父留步,小冉不但是受伤颇重,她胸口处还出现了闪着暗淡金光的光点,是端木旭打出来的,但她也认不得是什么,您可知一二”白暮秋一手负于身后,另一手一直垂着,手里捻着那支青色玉箫。

    青尘被白暮秋晃得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一旁的墙边,歪了歪头“金光那端木旭可是光元素灵力,若真是光元素,那情况可说不准了,我得亲自进去看看。”

    言罢,青尘便要绕过白暮秋往屋内钻。

    白暮秋一把揪住青尘的后领,将他探进去的半个身子拎了出来。

    青尘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原地,微微抬头看向比他高了一点的白暮秋“你叫我来,你又不让我进去看她,我不看我怎么知道严重不严重”

    他现在都要急死了,若是下一秒凤离歌就出现在这儿,看见白冉这样的情况,他还要忍着看他的冷脸。

    他不想啊!不想被凤离歌挂起来示众啊!

    “现在还不能进去”白暮秋尴尬的挠了挠脸,桃花眸子微微瞪大,躲开青尘的视线。

    青尘眨了眨眼,五官都皱在一起,白暮秋是在逗他吗,不能进去那他做什么啊!

    “我先进去把小冉叫起来。”白暮秋低着头,钻进内室。

    “不用不用,我去就行,你叫起来她你也不会看病!”青尘慷慨的摆摆手,跟在白暮秋的身后,便一同走了进去。

    还没走几步,白暮秋便猛地回过头,再次拎着他的衣领,将他拎了出去。

    青尘呆若木鸡的任由白暮秋来回搬运,双脚落地,青尘连忙后退了几步拉开和白暮秋的距离。

    这女魔头身边都是些什么人,都喜欢让别人脚不沾地吗

    “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小冉身上衣服有些少,我先叫醒他您在这里先喝喝茶。”白暮秋低着头,避免自己和他直视。

    躲开视线,白暮秋便一头扎进了内室里,再没有声音。

    青尘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白暮秋话里的意思,连忙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坐回座位上。

    还好他没进去,不然不然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他怕是要要被某人戳瞎了!

    白暮秋掀起窗帘,尴尬的轻咳两声,扭过头怼了怼白冉的头。

    白冉无动于衷。

    白暮秋又加大了力度,使劲儿戳了下她的脑门。

    白冉蹙了蹙眉头,却没说话。

    白暮秋无奈,只好转过头,刚想说点别的,便见白冉紧锁的眉头,连忙低下身子凑到她的面前,小心询问道“你还好吗,我已经找青尘来了,你穿上件衣服,我便让他进来给你看看。”

    白冉意识有些模糊,半晌才反应过来白暮秋的话语,慢慢的点点头,接过白暮秋递过来的亵衣,快速的套上,简单系好。

    白暮秋这才出去,将青尘唤了进来。

    一进门,青尘便盯着白冉的胸前仔细看着,白暮秋所说的光点非常显眼,虽然透着一层衣裳,但在昏暗的屋内轻微闪烁依旧夺目。

    青尘见状,脸色由轻快瞬间转变为沉重。

    这是这是

    青尘闭紧了嘴巴,走到白冉身前,一手轻轻放在白冉的头顶,闭起眸子,紧缩着眉头。不多时他的掌心便渗出幽然的暗红色灵力。

    白暮秋紧张的站在一旁看着,小冉的脸色比他走时还难看,他见到白冉难受的样子,心里像被刀子一下下划着,揪心的疼痛。

    那边,白冉脑中混沌一片,只觉得自天灵一股暖流输入,在体内慢慢的游走,最后聚集在自己的胸口处,慢慢的那股暖流愈发灼热,烧灼着她受伤的地方。

    白冉忍不住吃痛的唔了一声。

    青尘眉头锁得更紧,那边白暮秋的眉毛也跟着跳了一下。

    胸口处的灼热感逐渐由大片缩小,最后只剩下心脏上方的那个小区域,被青尘的灵力包裹着,幽幽的散发着痛感。

    半晌后,青尘睁开眼睛,挪开手掌,面色有些怔然。

    白冉则呢喃了一声,身子软绵绵的倒向一侧,歪在床榻上。

    “小冉!”白暮秋轻喝了一声,一步便迈向床边,将白冉的双腿放平,替她好生盖好被子。

    青尘麻木的给白暮秋让开了地方,默默的望着眼睛紧闭的白冉。

    “青尘师父,我小妹如何了她本来是清醒的,怎么现在昏过去了”白暮秋掖了掖被子,扭头看向青尘。

    他不过是看了青尘一眼,便被他失了血色的脸色吸引住。

    昏暗的屋内,外面透进来幽蓝的夜光,借着窗户外的些许光亮,白暮秋看清了青尘面若死灰的神情。

    白暮秋放在被子上的手默默的缩回来,双手没有意识的缩成拳头,眉梢动了动,却不敢再询问他什么。

    他怕下一秒,青尘就会哑着嗓子告诉他根本无法扭转的局面。

    两人就这样面面相觑了许久,青尘终于开了口,声音略低,却很清晰“有人想让她死,那人绝不是端木旭。”

    眉心终于动了动,青尘下垂有些颤抖“此事怕是只有凤离歌才明白了,她到底惹了什么人,这根本不是我能解决的事情根本不是我能解决的”

    念叨着念叨着,青尘便直接坐在了地上,抬头看向白暮秋,脸色严肃“去找凤离歌吧,怕是只有他才能找到是谁害的白冉。”

    “找到凤离歌就能治好小冉了是吗”白暮秋声音低沉,脸色幽冷。

    青尘忍不住躲开白暮秋的视线,到嘴边的谎话却说不出来,思考了半晌,这才道“先去找他吧,兴许他有办法。”

    白暮秋只觉得脑袋空白一片,根本不想去思考青尘话外的意思,直直的站起身来,自己念叨着“我去找青云大师,青云大师那么喜欢小冉,不会不管的你治不好青云大师总可以吧”

    青尘站起来,叫住了白暮秋,理了理凌乱的思绪,有些惋惜的回头看了白冉一眼,叹了口气,道“我去找师父吧,你去了青云阁也找不到他老人家的,你先去找凤离歌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哪里,但我知道小冉身边有凤离歌的暗卫,你出去唤一声可以向他们打听打听。”

    白暮秋闻言,点了下头“好,我去。”

    “白冉怎么办”青尘忽然问道。

    白暮秋愣了愣,扔下了一句话“我离开后会设下结界,凤离歌的暗卫应该不会离开这里,我会再找白烨来守着小冉。”

    青尘点点头,也跟着白暮秋离开了房间。

    两人站在屋外,白暮秋抬头看了看这座不算宽敞的小屋,面上的愁容渐渐淡去,只留下与白冉平日里一模一样的淡漠神情。

    只是他一贯嬉闹没个正形,这副样子令一旁的青尘有些胆寒。


如果您喜欢,请把《邪王宠妻狠强势》,方便以后阅读邪王宠妻狠强势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王宠妻狠强势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并对邪王宠妻狠强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吉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