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第一七五章 奸妃与贤后1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凤栖桐 本章:第一七五章 奸妃与贤后10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anxinp2p.cn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得知安宁身体不舒服,还没有传太医,晋王也顾不上吃饭,转身就进了内屋。

    安宁卧在床上,脸色苍白,显的十分虚弱。

    晋王一见便心疼了。

    他坐到床畔,伸手摸摸安宁的脸颊:“为何不传太医?”

    安宁捂着心口:“传太医也没用,这是我从小的毛病了。”

    “哪不舒服吗?”

    晋王轻声询问。

    安宁捂着胸口:“心里闷的难受,我今日听到晋国各地都有旱情,细细算来,确实是有好些日子没下雨了,瞧着天色,近些天也不会下雨,便想到百姓流离失所,衣食无着,故而心里难受的紧。”

    晋王听安宁这么一说,脸色就有点不太好了。

    他也没看安宁,起身拂袖而去。

    等他走后,安宁让人放下床帐,安心睡去。

    一连好几日,晋王都没有再到栖芳殿来。

    晋国灾情更加严重了,甚至于阳城都有了灾民。

    朝中大臣还在扯皮,晋王每天上朝的时候就能看到一副乱象。

    大臣们问晋王要如何赈灾,晋王便说若是他什么都能做,要朝臣何用。

    等下朝之下,晋王吃喝玩乐,该如何还如何。

    又过了几日,晋王再次来到栖芳殿。

    一进屋,晋王就感觉到栖芳殿内气氛有些不对头。

    他快步进了内室,然后就看到卧病在床的安宁。

    前几日他见安宁的时候,安宁脸色不太好,可人看着也还行。

    可才几日没见,安宁瘦的就剩一把骨头了,脸色更是差的要命,大有稍不注意便要离世的样子。

    晋王吓坏了,几步过去紧握住安宁的手:“如何便这般模样了?”

    安宁咳了几声,她一咳,眼睛都红了:“我也不想的,可这心里的病怎么都没办法的,王上,如今我这般模样,只怕也陪不了王上几日了,我若去了,还请王上多加保重。”

    晋王的眼睛也跟着红了。

    他现在特别害怕,害怕到情绪有点失控。

    那种惊恐的样子有点吓人。

    他紧握着安宁的手:“你这心病如何能医?”

    安宁虚弱的笑了一下:“没有办法的,除非整个天下国泰民安,百姓衣食有着落,否则,我这病是要时常发作的。”

    晋王深深的看着安宁,看了好久,他才伸手把安宁揽入怀中:“若是如此,孤依你就是了。”

    安宁笑了笑,慢慢的闭上眼睛。

    晋王吓的脸都变成了青白色,搂着安宁的手指尖都微微发颤。

    一个宫人小心过来:“王上,贵妃娘娘睡着了,这几日,娘娘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晋王这才大松一口气。

    他等着安宁睡踏实了,才交待宫人好好照顾她,然后大步离开栖芳殿。

    回到勤政殿,晋王就叫了刘相和几个朝臣商讨如何赈灾。

    这一讨论便是一下午的时间,到了晚间,各地赈灾的事务都已经派了下去。

    不管朝臣如何扯皮,晋王这次下了狠心要赈灾的,他发了一通火,又贬了几个朝臣,且还派了好些实干的大臣去做事。

    如此过了几天,灾民就得到了赈济。

    晋王将这件事情做好,就又住到了栖芳殿。

    安宁因为这场病整个人瘦弱了不少,几乎风一吹就倒,晋王每次见她都是一阵心慌。

    之后,晋王就每天盯着御膳房,每天折腾那些厨子给安宁整好吃的,还要盯着安宁多吃东西。

    晚上的时候,晋王抱着安宁入睡,很长时间都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安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次问他,他就跟安宁说安宁身上一把骨头,咯得难受。

    安宁:……

    晋王本身就瘦,他也是一把骨头,还好意思说别人。

    这次晋王亲自盯着赈灾的事情,让朝臣们也不敢作假,很快晋国的灾情便控制住了。

    如今风承玺已经搬出了驿站,住到了质子府中。

    他也在时刻关注晋国的事务,听到晋国灾情而晋王不管这个消息的时候,风承玺特别高兴。

    他想着如果灾情持续扩大,只怕要引起民变来,到时候晋国还要派军队镇压民变,这一乱,只怕好些时候都缓不过来。

    而这种时候,就很有利于卢国的发展。

    可惜,没几天他就听说了晋王派人赈灾的事情。

    风承玺赶紧买通人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晋王并非是什么贤明的君王,他也不是很关心百姓的死活,为何这一次会这样高效率的派人赈灾?

    结果,打听来的消息就是宫中的谢贵妃因为灾民的事情病了,晋王为着谢贵妃才赶紧赈灾的。

    这一次,风承玺直接吐血了。

    他发现他送安宁来晋国真的是送错了,这是给晋国送了个神助攻,而他自己则多了一个猪队友。

    风承玺快要气死了。

    这次的事情比他做为质子留在晋国还要让他生气。

    他一气之下,就跟晋王请求,说是听说谢贵妃病了,他想进宫探望谢贵妃。

    风承玺想要问问安宁到底要做什么。

    而这一次,风承玺的请求并未得到晋王的准许。

    晋王不准他进宫,他就见不到安宁,风承玺在宫外急的团团转。

    他又买通宫中人手给安宁传话,说是他要见安宁。

    安宁直接就给回绝了,只说要养病,不便出宫相见。

    晚上

    质子府中灯火通明。

    风承玺坐在椅子上,和几个谋士商量事情。

    他阴沉着脸,右手重重敲在桌子上:“如今孤见不到谢贵妃,又被困在阳城,左右无着,这该如何是好?”

    一个谋士摸了摸下巴:“太子殿下,臣有一计。”

    “说。”

    那个谋士指了指昭城的方向:“太子殿下可以派人回昭城给谢家送信,请谢贵妃的父母前来阳城相见,谢贵妃可以不听太子殿下的话,可是,她如何能够不理会亲生父母?”

    另一个谋士也跟着笑了:“是极,太子殿下忘了谢家人可都在昭城呢,谢贵妃的命脉都握在殿下手中,既然谢贵妃如今有点要摆脱掌控的意思,何不如直接撕破脸,就拿谢家人来威胁她。”

    风承玺想了一下,心中大定。

    是啊,安宁可以不理会他,但是,她是不会不管家人死活的吧。

    拿着谢家人威胁安宁,以后就可以重新掌控她。

    想到安宁对于晋王的影响力,风承玺笑了。

    “是极,孤一时想差了,竟没有想到谢家人,也罢,赶紧给谢家送信,叫他们派人来阳城。”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第一七五章 奸妃与贤后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第一七五章 奸妃与贤后10并对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吉林快三